我的母親(十一) 母親聽了父親所敘述的這一段不堪的往事,她在心裡暗暗發誓: 「我一定要做一個盡責任的好妻子,我要為何家及少統爭這一口氣。」 就這一個暗地裡的誓言,母親終身不曾忘記過,她被這誓言約束了整整五十年,直到她走到人生的盡頭,她還念念不忘地說要去陪著父親。 日子就這麼平平淡淡地過著,父親每天依然穿扮整齊去上班,母親則操持家務,有空時就去陪祖母。而祖母對母親的依賴卻越來越重,本來她有一位專門伺候她的丫環,可是她老是嫌 租屋網那丫環笨手笨腳的。因為母親常在她身邊,所以她一有事就叫著母親: 「翠兒呀!我想起身走一走,來,妳扶我一把。」 母親當然沒二話,立刻將祖母龐大的身軀扶著站了起來,可是因為祖母的半邊身子不靈光,所以她的身子大半的重量就壓在母親的身上,可憐只有150公分高且在娘家從沒做過粗活的母親,剛開始哪能承受得了呀!但她只能咬牙硬撐著,她沒有叫丫環過來幫 濾桶忙,因為她答應父親要照顧祖母的,因為她認為照顧祖母是她的責任,因為她發誓要為何家爭一口氣,所以她不甘示弱。 那時祖母還有一個毛病~「健忘」,她常常不記得她的東西放在哪裡,甚至是她連丟了東西都不記得。母親幫她整理房間時,經常會在地上或床下掃出錢幣,有時還會撿到戒子或首飾之類值錢的東西。就因為祖母有這個問題,親戚們都知道了,所以那些親戚常上門來看望祖母,然後假 591借要幫祖母清理房間,實則是在到處尋找有沒有值錢的東西可撿,而她們大都可以有所獲。 有時大伯及父親會問祖母: 「姆媽,您家手上的戒子呢,怎麼不見了?您家放到哪裡去了?」 祖母抬起手看了一下,她也疑惑地道: 「我剛剛還戴的好好的,奇怪啦!什麼時候不見的?」 而祖母的戒子說不定已掉了好幾天,但她都沒有知覺。大伯與父親便在祖母的房間到處找,可是哪裡能找得到。偏偏祖母喜歡戴著那些首飾, 澎湖民宿當她知道首飾已不在她的手指上或手腕上,她一定要大伯或父親再去買來給她戴。就這樣丟了就買,買了又丟。大伯及父親問祖母: 「這些天來,有誰來過?」 祖母只說前二天是有某某人來看她,大伯與父親僅能猜測那些首飾可能是那些上門的親戚順手牽羊拿走了,可是他們無憑無據的怎能硬賴人家拿走了呢! 父親就這件事曾特別交代母親要多注意祖母的首飾,千萬不要讓它們離開身子,如果一發現祖母身上的首飾少了,就要立刻把它找出來重?商務中心s給祖母戴上。 因此,母親每天又多了一項任務~找首飾。在母親刻意留心下,大伯與父親明顯地感受到祖母好久沒要他們去買首飾了。另外就是,上門的親戚也明顯的少了,因為她們在母親嫁過來之後,每次來看望祖母再也沒有油水可撈了。 有一天,祖母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對母親問道: 「翠兒呀!最近好像很少人來看我喲!這是什麼緣故呀!」 母親見祖母這一問,便小心翼翼地回答: 「是呀!我也覺得她們是比以往少來走動了,她們大概是看有我在照顧您家, 租屋認為自己已經幫不上忙,所以就不常來吧?」 祖母點點頭道: 「翠兒呀!妳真是心地太善良了,少統能娶了妳,真是他的福氣哦!」祖母頓了一下說:「我不是不知道那些親戚來看我為的是什麼,還不是想圖謀我身上的東西。別以為我時常忘東忘西的,我的心裡可是明白的很。因為她們的確是比我們家窮些,所以我也由得她們拿走一些小首飾。雖然這些首飾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可是對她們來說卻也不無小補,我又何必跟她們去計較呢?」 祖母這番話震撼了母親,母親心想: 「原來姆媽是明白人 酒店打工,她是不動聲色地在幫助那些親戚罷了!那我這樣做不是斷了她們的一筆小財源嗎?」 祖母見母親沉思著,便說: 「翠兒,妳不要想太多,妳每天幫我留意我身上的這些東西,這是對的。這些年來,她們也拿夠了,不能再讓她們繼續這樣做,可我又不方便對她們明說。妳的做法剛好使她們知難而退,既不撕破親戚間的關係,又能保全我的東西不再遺失,真是二全其美呀!」 母親聽祖母這樣說,心裡真是很受用,不過她只是說: 「姆媽,這是我這作媳婦的應該做的。」 祖母的神情像是決定了一件事般,她對母親說: 「 辦公室出租翠兒,妳到五斗櫃那邊去。」 母親依祖母手指的方向走到那只五斗櫃旁,祖母又說: 「打開最下層抽屜,右手邊最裡層有一個皮製的小箱子,妳把它拿出來交給我。」 母親果然找到那個小箱子,那箱子大約有一尺長、六寸寬、四寸高,箱蓋與箱身被用一把鎖扣鎖住,箱子外觀都裹了一層暗褐色牛皮。母親把它拿出來時覺得這皮箱子並不怎麼重。她回到祖母身邊把它放在祖母的膝上。祖母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一把金色的小鑰匙,然後用那鑰匙把小皮箱打開。母親看到箱子裡放了一疊紙,祖母把那疊紙拿出來攤在母親面前說: 「翠兒,妳看,這些都?借貸O我們何家的房契與地契。」 母親仔細觀看那些房契與地契,那上面在左下方落款的官方標示都是前清的皇帝,有「宣統」的、有「光緒」的、有「道光」的,總共怕不有十來張。這回母親才真正見識到何家的「家大業大」的規模,她暗暗地吁了一口氣,只聽祖母說: 「這些都是何家的祖先一筆一筆掙來的,絕沒有一筆是強取豪奪過來的。妳知道妳的公公是前清的武舉人這回事嗎?」 母親點著頭說: 「我聽說了,可是不是很清楚。」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房地產  .
創作者介紹

hjzxmadfcexfp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